bokee.net

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槐米飘香

 
莺飞燕舞的暮春时节,春红已谢,让人正感伤春的匆匆,槐花已飘香。那沁人心脾的甜香,如陈年的佳酿,让人深深的沉迷、陶醉;那花开满树、蜂围蝶绕的热闹场面,像开一场盛大的花的国宴;而那铺了满地的柔白色落蕊,给人的却是一种繁华落尽、曲终人散后的无限怜惜和伤感。洋槐,该是一位盛装丽容的绮艳女子吧,风情万种,绮丽浓香,媚惑着春夏。
故乡人却是偏爱国槐的,这种既能美化环境又能给他们带来经济利益的树。房前屋后,路旁沟畔,春天里披一身淡绿,夏日里撑一地浓荫,安安静静的生长在每个人的视野中。细密的枝叶,柔软的枝条,如盖的绿荫,像一位淡妆肃立的女子,没有喧哗与彩衣,端庄安静的静立一隅,一派安详的沐浴在阳光中。天性的安静使她从来都默默无闻,不引人注目。然而,仲夏来临,不知是哪一天,也许是一夜急雨,也许是一阵熏风,似乎是突然之间,纷纷扬扬的米粒般的花苞便铺天盖地的洒满了枝头,满村都散发着一种清冽的柔香。这就是家乡人喜爱的槐米。选一个晴好的日子将槐米摘下来放在阳光下晒干,槐米依然鲜绿如初,清香如故。在故乡人的手里 , 槐米获得了永生 , 永远是含苞欲放的青春,释放着生命的脉脉清香。将其卖给走街串巷、满街吆喝的小贩,加工提炼后,就是一味价值不菲的中药和昂贵的染料。故乡人偏爱国槐,除了国槐美丽的绿荫和淡雅的姿容,更看重它巨大的经济价值,它的实用性。这些老槐树,一如这片古老的燕赵大地上朴实的劳动人民,浪漫而又务实。
故乡人偏爱槐树,还因为故乡人是永乐移民大槐树的后裔,槐树寄托着乡人的故园情结。“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这首歌始终悠悠的唱响在大槐树后裔子民的心中,他们走到哪里,这首歌就唱响在哪里。
故乡人是明朝永乐二年间从山西洪洞县移民而来,走时相约集合在村口的老槐树下。正是槐花飘香时节,此时却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一树缟素、盛开的槐花突然撒下满地洁白的落蕊,树木有灵,那是老槐树为乡人的远离故土撒下的滴滴热泪。他们是背井离乡,远离家园,去一个蛮荒的陌生之地,等待他们的是未知的命运。临行时,一行人男女老幼、携妻将子跪拜在故乡的土地上,对着老槐树,对着生养他们的沧桑热土拜了又拜,折槐为记,含泪离去。他们永远记住了这颗飘香的老槐树,记住了生养他们的故土。沧海桑田,岁月流转,人世几度变迁,如今不知几百年过去了,那棵村口的老槐树还依然活着,依然孤独的守望在那儿,见证着历史的变迁,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寄托着乡人的故园情结。槐树,是故乡人代代相传的图腾。
国槐的生命力是顽强的。一年四季,她扎根于贫瘠的土壤,汲取着生命繁衍生息的的血脉,经历着风吹雨打,严寒酷暑,却从不曾向恶劣的生存环境低头,总是璨然笑对蓝天,默默上演着生命的天路历程,演绎着属于自身的那一份精彩。她从未苛求更多的水、阳光和空气,也不须施肥浇水,似乎也没有人想过为她施一点肥,交一些水,在乡人的眼里,它的生长开花结果都是自然而然的事。他们无情的攀折它的嫩枝,采摘她含苞欲放的槐米,从不必稍存愧疚或感激。最后只剩下褐色的光秃秃的枝干直指苍穹,寂然无语,剖白着自己的一片冰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就一直这样默默地奉献,奉献自己的绿荫,奉献自己含苞的青春。
无情的掠夺过后,看着光秃秃的老槐树,我总担心它们会不会死去。然而,只需几日晴暖艳阳的高照,一场绵绵细雨的滋润,老槐树光秃秃的枝干上就会簇生出更多更繁密的枝叶,如一簇簇绿色的火焰,在夏日的骄阳中舞动着,蓬勃着,昂扬着,生长着,它的枝叶高高的伸向明媚、悠远的蓝天,倾听微风的呢喃,细数天上的白云。古老的槐树又焕发了青春,获得了第二次生命。来年夏日,沐风滞雨、饱经沧桑和坎坷的老槐树又会在夏阳的炽烈里绽放生命的粒粒花苞,释放生命的缕缕幽香。
故乡人把槐树成为国槐,就像国画国旗一样,认为槐树是国树,一国精神的象征。是啊,这些老槐树,多像古老的燕赵大地上饱经沧桑的劳动人民,尽管坎坷和不幸一次又一次袭击他们,他们却始终以一种饱满的热情,顽强不屈的精神璨然笑对生活,释放他们生命和智慧的脉脉清香。
我爱槐树,更爱槐树一样朴实无华,顽强不屈、始终笑对生活的父老乡亲。月明风清的夏夜,让我们心清如水,静静地倾听槐树花开的声音,就像倾听母亲的心跳……
 
   

山西洪洞大槐树寻根祭祖园·造艺乡情的根雕大门

不远万里,从台湾特意赶来祭拜的老人。

下载 (51.72 KB)
半小时前
 

山西洪洞大槐树
 

分享到:

上一篇:李清照词选

下一篇:想你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