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腊月,怀念一种花(附:鸿儿的剪纸)

      
腊月,在南大港,曾经是一种花盛开的季节。  
      
寒冬腊月,冰天雪地的北方,百花枯萎,万物凋零,只有天上洁白的雪花寂寞的飘落。我家窗上却盛开着一种喜庆的窗花,做了新年的使者,迎接即将来临的新年。巧手的奶奶,剪得一手玲珑剔透、美妙传神的好窗花。贴在窗户上姹紫嫣红,鸟语花香,不是春光,胜似春光。我家的小院也因而热闹了起来,远远近近的人都会来我家请花样。我家的窗花在当地是颇有些名气的,而一个 字又包含着多少意味。慈祥善良热心肠的奶奶总是来者不拒,总会让来人高高兴兴地带走剪好的窗花。只有我才知道,深夜昏暗的小煤油灯下,老眼昏花、戴着老花镜的奶奶是怎样费劲的连夜剪着窗花,手都磨起了泡,剪刀也不知用坏了多少把,常常我迷迷糊糊的一觉醒来,奶奶还在昏暗的小煤油灯下剪着,剪着。我心疼奶奶,总在旁边帮一些小忙,叠叠红纸,剪剪大样什么的,而我朴素的审美观念便由这些窗花开始培养起来。耳濡目染,加上奶奶的倾心传授和我的用心领悟,慢慢的我也居然学会了剪花。每当奶奶看着我拿着剪刀的小手像模像样的剪窗花时,总会笑的脸上的皱纹像盛开的菊花般灿烂: 俺这手艺算后继有人喽!看我这巧手的乖孙女,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啊!
     奶奶的一生遭遇坎坷。几十年的寒风苦雨却始终未能泯灭她对窗花的热爱。奶奶总是说,看到这喜庆热烈的窗花,就觉得生活有了乐趣和希望,就觉得心里亮堂了许多,就觉得日子不那么难熬了,剪花是奶奶寂寞清苦的日子里唯一的乐趣和安慰。奶奶剪花剪鸟,剪人剪马,剪山剪水,剪风剪雨,几十年遭受寒风苦雨的奶奶却看山看水、看风看雨无一不是花。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在她的剪刀下一一复活、诞生,奶奶不识字,更没学过什么美术,不识字的奶奶用自己的巧手创造了一个美的世界。
       窗花是奶奶的精神寄托,在艰苦岁月里,也额外为我们家增加了经济收入。记得小时候,家里的日子过得很艰难,仅靠几亩薄田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尽管妈妈精打细算,生活依然很拮据。特别是每逢过年时,看着别人家高高兴兴的置办年货,而我家却连一顿肉馅的饺子都吃不上,只有眼馋的份儿;看着别人家的女孩子打扮的花枝招展,花蝴蝶一样炫耀的飞进飞出,而我只能穿着平时的旧衣服,都不好意思走亲访友。在剪窗花的时候,看着漂亮的窗花,我灵机一动,和奶奶说:“咱把窗花拿去卖吧,咱家的窗花这么漂亮,肯定能卖个好价钱。”正为过年发愁的奶奶听了也连声赞成,直说我人小鬼大,鬼主意就是多。正好第二天是赶集的日子,于是我和奶奶连夜剪了许多窗花,第二天拿到集上去卖。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把塑料布铺开,把窗花摆上,精致漂亮的窗花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人,大伙团团把我们围住,争相购买,小小的角落一下子热闹了起来。一开始碰到熟人还很不好意思,红着脸,垂下眼睑不敢对视熟人的眼睛,也不肯收钱,都是白送的。后来看到大家由衷的赞叹我们的手艺,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我大声的叫卖起来,窗花很快就卖完了。我喜笑颜开的数着零零碎碎的一角两角的零钱,居然卖了 21.5 元钱。这在当时可算得上一笔天文数字呢,要知道那时候一个壮劳力在生产队起早贪黑的干一天也不过挣一个工分,价值八分钱。尝到甜头的我们决定扩大再生产,于是又买了好多大红纸,我还自作主张买了一瓶墨汁。奶奶问我买墨汁干啥,我冲奶奶做了个鬼脸,“保密,先不告诉你,回家就知道了。”回到家,我和奶奶继续剪窗花,又调好了墨,动员写的一手好字的父亲写了许多对联,一起拿集上去卖。嘿嘿,这回知道我为啥买墨汁了吧,我调皮的冲奶奶挤挤眼。红红火火的窗花和对联晾晒的满院子都是,为我家增添了许多欢乐祥和的气氛。平生第一次,我用自己剪窗花挣来的钱给自己买了一件过年的新衣服高高兴兴的穿上,从小爱臭美的我还买了一枚亮晶晶的胸针别在胸口,买了一对粉红绸子扎在麻花辫稍,蝴蝶一样随着走路的节奏上上下下欢快的飘飞。那一年,我是村里最漂亮的小公主。那一年,我家和别人家一样,小院里飘起了肉香。
大年三十了,奶奶叫我们将剪好的窗花贴在窗户上,教我们怎么样才不会贴反,怎么运用“点沾”的技术贴得平滑好看而又不会弄得到处都是糨糊,怎么组织图案和意境。当窗花全部贴好时,奶奶举着灯让我们到外面去看,一霎时我们都被那种摄人心魄的美震撼了,甚至忘记了天上纷纷扬扬飘洒的大雪,全都屏息静立在那儿,在心里发出一声声由衷地赞叹: 啊,真美! 至今我仍清楚地记得那个大年三十晚上发生的情景,记得人们被一种美所惊叹和折服的样子。
 
      
后来,纸糊的小花格窗换成了明亮的大玻璃窗,糊窗的白纸换成了漂亮华丽的窗纱窗帘,窗花却逐渐被人们淡忘,甚至从人们的记忆里消失。没了窗花的日子,总觉得生活少了点什么,连过年也没了滋味。
       这几年,国家大力弘扬民俗文化,产业园区更是重视精神文化建设,园区举办了“喜看家乡新变化”大型艺术展览,我的窗花也荣幸的参加了展览并获得优秀奖,还和其它民间艺术一起被选送去参加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奶奶泉下有知,一定会很欣慰吧。剪窗花这种古老而传统的民间手艺欣逢盛世,大放异彩,不断推陈出新,越开越艳,越开越美丽,如深藏已久的灰姑娘,绽放出令人惊艳的美丽!
        每逢腊月,看到窗上盛开的窗花,就会想起故乡的小院,就会想起奶奶,想起她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戴着老花眼镜剪窗花的情景。
       
如今,慈祥可亲的奶奶和我早已是阴阳永隔,惟有这熟悉的窗花,如同熟识的故人伴着我,时时给我温暖和慰藉。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