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文人•商人

当我一边在摄影群里和老师交流着光影效果、摄影技巧,一边在诗词协会里讨论着平仄对仗、吟诗唱和,一边眼睛紧紧盯着股市大盘的时候,我的书架上,胡立阳的《股票投资100招》和《古今散文欣赏》比肩而立时,当我沉浸在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里,脑海里却又莫名其妙的飘出布林轨道、5日均线、10日均线时,总在心里狠狠的鄙视着自己,你这满身铜臭、附庸风雅的家伙,俗人一个,一个俗人,也配阳春白雪的谈诗论词吗,简直是亵渎神圣的缪斯女神!

中国的文人与商人似乎一直是对立的。文人清高自傲,孤傲自诩,一向耻于谈钱,斥之为铜臭味。而商人则看不起文人的穷酸,兜里没俩大钱还愣穿长衫。文人坐在家里,自己和自己对话,靠笔靠纸靠深刻的思想写天下;商人四海为家,漂泊天涯,靠闯荡靠精明靠诚信打天下。文人精神上是富有的,物质上是贫穷的;商人物质上是富有的,精神上是贫穷的,是物质上的富翁,精神上的乞丐。套用一句时髦的话来说,就是穷的只剩下钱了。但是有多少人趋之若鹜争做这穷的只剩下钱的物质上的富翁啊!文人与商人的对立,其实体现的是品格、气节和金钱利益的对立,精神和物质的对立。
       
关于文人的品格,《颜斶说齐王》中有这样一个记载,高高在上的齐宣王召见高级知识分子颜斶,一见面就说:颜斶,你过来。颜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却说:齐王,你过来。在场的人皆为之惊愕,纷纷指责他有失君臣之道。颜斶解释说:我主动向前,是贪慕权贵;王主动向前,是礼贤下士,与其让我落个贪慕权贵的恶名,不如让大王得个礼贤下士的美名。他还引经据典,说从前秦国攻打齐国,下了一道命令:胆敢在柳下惠坟墓附近打柴者,处死;得齐王头颅者,封侯赏金。颜斶据此得一结论:王不如士。齐宣王叹道:颜先生,我算是服了你了,请收我为徒吧。咱们同朝共事,少不了你一家的荣华富贵。颜斶拒之,归隐去了。
      
颜斶卑视王侯,不畏权势,不慕利禄,他错过了享荣华富贵的机会,却保住了独立于权贵之外的自由品格和高尚气节。
     
像颜斶一样的气节之人,自古有之。李白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气节,才会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洒脱和豪放不羁;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才能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他的田园生活才会潇洒的千古芬芳;庄子视金钱如粪土,视富贵如浮云,才能像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大鹏鸟一样,做自由自在的逍遥游。

然而,话说回来,世间毕竟只有少而又少的智者能够跳得出金钱的五指山,渡得过欲望的什刹海。若人可以不为财死,鸟可以不为食亡,那该是怎样的人,又该是怎样的鸟呢?颜回那样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回也不改其乐。只过俭朴生活的圣人连朽骨都已不剩一根;凤凰那样只食练食的异鸟只在传说中出没。更多的人是凡人,更多的鸟是庸鸟,怎么办?
      
文人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总以为自己读书了有文化了就高贵了,殊不知高贵是有条件的,是需要物质、地位、金钱来支撑的。从大环境来说,商业需要文化的提升,文化需要商业的支撑,将自己融入商业大潮,抛弃虚伪的光环,摒弃穷酸落魄、怀才不遇,独立自强,自我发展,笑看苍穹,指点江山,这才是新世纪文人的新形象。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用之有度。是对待金钱的健康心态。追求财富、积累财富是公民的正当权利,只要勤劳致富,合法经营,手法干净漂亮,便无可厚非,甚至令人击节赞赏。
      
有人说,金钱是万恶之源,钱真的有那么坏吗?这显然是十分幼稚而滑稽的说法。从金钱的起源来看,金钱就是一种商品,一种特殊的商品,一种能衡量所有商品的价值并固定的充当一般等价物的商品。金钱的本质就是一般等价物,无好坏之分。金钱只有物性,不具有人性。金钱既不是万恶之源,也不是众善之门。问题在于,如何获取金钱,钱掌握在什么人手里,怎样利用它。同样的钱,在肮脏的手上是肮脏的,在干净的手上则是干净的:用它购买枪支、毒药、毒品,可以杀人;用它建医院、养老院、孤儿院,则可以救人,完全视乎金钱拥有者的心地品行而定。
       
财富既可成就人生幸福,也可颠覆人生幸福,就看你如何对待它,是否善于使用它。


      
若能亦商亦文,有着财富的支撑,衣食无忧,住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海边别墅,赏着美景,听着涛声,潇潇洒洒地码字,安安静静地作文,让心灵诗意的栖居,让庸常生活在字里行间春风拂面,读来满纸芬芳。该有多好!

做一个理想主义的儒商,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
这就是我的人生理想。 我的。。。。。梦!!

分享到:

上一篇:父亲的庄稼

下一篇:亲爱的,我不怕死